致坏女孩们:我很高兴你们的时代终于来了

转载 新世相 的第 161 篇文章

Sayings:

一件事是,最近那些被欺负的女孩,都是典型都“好女孩”;另一件事是,美剧《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结束之前,一个个的女孩子露出自己的尖牙利齿并且收到了无数赞美。坏女孩们,我很高兴属于你们的时代终于到了。

在这之前,比如十年前,坏女孩顶多被视作“与众不同”,人们能做到的无非是“包容”她们。再往前,比如二十年前,坏女孩是禁忌。

在那个年代,当人们说一个人是坏女孩并且用这个词扼杀它,往往同时有两种意思,除了真正的邪恶、毒辣,也意味着无法掌控、难以用已经适用多年的标准评判。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完全温柔、完全顺从,她就是“不好”的。

因此,在“坏”这个词里面,本来就蕴含着应该被鼓励的东西。它不是一个单纯的贬义词,相对于“好”来说,它更复杂,更迷人,也更强壮。在国外,媒体现在会用“badass ladies”来形容这群女人。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坏蛋”的意思之外,badass还有“厉害”的意思。

“坏”变成了力量。在女孩子们都在强调力量的现在,“好女孩”变成了一个旧词。随着它一起被淘汰的是旧时代对于“好女孩”的标榜:比如单纯、善良、乖巧。这些特质如此普通,让人觉得并不满足,最关键的是,这些特质带来了很多伤害。

“坏女孩”的时代并不是“好女孩”死亡的时代。相反,很多“坏女孩”都有着好女孩的特点,她们也很善良,也很纯真,也很体谅。但她们不只这样。

人们期待自己成为坏女孩,并不是因为好女孩不好,而是仅仅当一个好女孩还不够。她们希望在善良的同时也明白邪恶,在遵守规则的同时懂得打破规则,在体贴的同时还要坚持自己的锋利。

被欺负的好女孩实在太多,带坏一个是一个。
 

变坏之后,她们的时代来了

作者:新世相办公室的三个坏女孩

在刚刚结束的《权力的游戏》第六季里,女性力量集中爆发。我们梳理了六个让人实在难忘的女性角色,很高兴,她们都从单纯的“好女孩”变成了“坏女孩”。

1.

姓名:珊莎·史塔克

身份:史塔克家族长女

“没有人能保护我,谁也保护不了谁。”

好女孩珊莎:

真的很让人生气。明明天生拥有“狼族的长女”这么拉风的地位,她却长成了一个无聊的、典型的大家闺秀——身上看不到一丁点儿狼的气质,连她养的狼也名叫“淑女”。用现代的眼光来看,她就是出身在上流家庭的富二代+官二代,受过良好的教育,顺从听话,盲目地把王子和爱情作为人生理想。

就像我们身边那些出身良好的乖乖女,因为习惯了优渥的生活,又被保护得太好,这样的“好女孩”总是冒傻气:珊莎满怀期待地嫁给乔弗里想当王后,后者却是个变态家暴狂,当着她的面砍了她父亲的头;她指望小指头带她逃离魔掌,却在被人家利用了个透之后,随手送给了强奸犯。一个单纯并轻易相信别人的好女孩并不惹人怜爱。

观众的选择证明了这一点:在《权力的游戏》中最让人讨厌的角色中,她曾位列第6。

坏女孩珊莎:

就像我们总为身边那些天真得可怜、对爱情不切实际又总是被感情伤害的女孩子感到着急一样。我们也总会为她们有一天终于幡然悔悟而忍不住鼓掌。在经历了三个史无前例的渣男后,曾经的“好女孩”珊莎让欺负过她的小剥皮的猎狗活生生地把对方吃掉。谢天谢地。她终于成了一个值得为她欢呼叫好的“坏女孩”。

2.

姓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身份:龙之母、坦格利安王朝最後的傳人

“如果我回头,一切就都完了。”

好女孩丹妮:

如果用如今流行的社交网络词汇来形容丹妮,她就是一个典型的“圣母代言人”。不知道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姑娘:坚信美好的事情就应该发生,否认人性的丑恶。就算经历欺骗,表现出的也不是受伤,而是怜悯。

就像正能量满格的龙妈坚信,所有奴隶都可以重获自由,和奴隶主和平共存(可怕的是,她不只相信人性本善,还相信龙性本善,并对自己的三条龙宝宝会对人喷火的事实表示难以接受)。但我们都知道世界和平不只是卸下锁链,人性也并不是那样容易改变。潜藏的危机在升温时,只有女王以为一切安好。急死人。

坏女孩丹妮:

“变坏”对于丹妮来说,是一个失去和了断的过程。当她终于抛弃自己一厢情愿的圣母光环,知道要提防小人,明白打败敌人靠的是战斗而不是感化,学会给自己的龙铐上锁链,她才真正给自己和别人带来了力量。坏女孩学会相信人性的恶,这样她们才能真正了解人性的善。

3

姓名:艾拉莉亚·沙德

身份:马泰尔的原情妇,多恩现任的统治者。

“软弱的男人再也无法统治多恩。”

好女孩沙德:

她是以爱为真理的盲目者。作为亲王数不清的情妇之一的她,虽然出身卑微,却是亲王被杀害后唯一挺身而出替他报仇的人。不仅如此,还同亲王的女儿们组成了“妇仇者联盟”,发誓对夺去亲王性命的兰尼斯特以眼还眼。她的好真挚又淳朴,为了爱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危。无论是故事中还是现实里,我们总能看到这样重情重义的好女孩——明明感情是这个世界最不可相信的事物,她们却还是以爱为真理,以爱为坐标,愿意义无反顾地为爱做任何事情。

坏女孩沙德:

当目睹多恩统治者的无能,曾经为爱放弃自己的好姑娘变成了坏女孩:快刀斩乱麻,手刃废物,登上后位,成为一名真正的统治者。女孩们渴望正义与和平,但我们总会发现,这些突然的厄运总是开头,没有人会为你的生活主持正义,你曾经盼望的救赎、和平与治愈,从来不会来自别人的给予。当坏女孩们联手,决心击溃生活中的敌人,再也没有软弱的男人可以决定她们的生活。

4.

姓名:阿莎•葛雷乔伊

身份:铁岛的席恩•葛雷乔伊之姊

“只要他们还能肆无忌惮地伤害我们的王子,‘铁种’这个词就毫无意义。”

好女孩阿莎:

这是一个为家里上上下下收拾烂摊子的好人老大姐:又蠢又自大的弟弟被敌人抓住,剥掉脚趾整日折磨;冷酷的父亲和叔叔们又拒绝施救。剩她一个人顾及亲情,没办法,只能独自带队冲进恐怖堡里救人。

这样的女孩是过早被推向台前的典型:被原生家庭拖累,没人能够依靠。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她只好选择最艰难方法:逼迫自己成长,成为家人的依靠。她选择了“责任”,也同时放弃了选择命运的权利——一个为别人收拾残局而焦头烂额的好女孩,总会让人忍不住替她惋惜。

坏女孩阿莎:

事实证明,一个总在为别人着想的好女孩,最终只能成为一个苦女孩。更何况,需要你一直为之付出的人,往往是最不值得为之付出的人。当叔叔谋害了父亲,当弟弟身心俱残,她终于决定当一个不负责任的“坏女孩”:抛弃糟糕的原生家庭,与犯下恶行的亲人反目。不做席恩的姐姐,不做葛雷乔伊家的长女,只做铁群岛的女王。——压抑自己而苦哈哈地付出的女性形象早就过时了。这一次,“坏女孩”拒绝只成就别人,她选择成就自己。

5.

姓名:艾娅·史塔克

身份:史塔克家族小女儿

“我是来自凛冬城的艾娅·史塔克,现在我要回家了。”

好女孩艾娅:

你的身边一定有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儿,大大咧咧不修边幅,带着一股男孩子的痞气,有超出一般女孩子的勇敢和机智。更重要的是,她们具有天生的正义感,为了保护被欺负的弱小,敢站出来和最凶的男同学打架。但问题是,她并没有判断过自己所追求的“正义”的合理性。

艾娅就是这样的女孩子。她从小学习剑术,梦想成为战士。为了追求自己盲目的正义感,她加入了“无面者”组织,错把“冷酷杀手”作为自己的终生目标,每晚默念着复仇对象的名字入睡,同时又被自己下不了手的软弱折磨。

坏女孩艾娅:

失去理智的正义,常常是在反对正义。收留艾娅的“无面者”告知她:你要更冷漠,更狡猾,更狠心,才能达到你的目标。而“坏女孩”艾娅也终于动手了,杀死逼迫她抛弃自我的无面者,也割了仇人的喉咙。她抛弃了软弱,也守住了自己的名字。

6.

姓名:瑟曦·兰尼斯特

身份:七大王国王后,全境摄政者

“要么赢,要么死。”

好女孩和坏女孩共存的瑟曦:

瑟曦是个彻头彻尾的女魔头,大家都这么认为。要挑出她的“好”就像在问撒旦“你做过什么好人好事?”她确实没做过什么“好事”。她把全部的好都用来爱自己的孩子。最后,她的孩子都死了。

小时候的瑟曦和珊莎一样,也是一个憧憬王族生活的贵族小姐,对嫁给王子这件事充满幻想,毫无抵抗力。直到她发现自己的丈夫是一个疯王,而她爱上了自己的亲生哥哥。

ELLE杂志把她和麦当娜比较,说她是自麦当娜以来最叛逆的女人。她有一个严厉的父亲,在“出来混迟早都要还”式的家教中长大,她以极端的方式违背父亲的期望,成为了一个叛逆的女儿,一个偏执的母亲。她让所有人都讨厌她,惧怕她。

现在她的时代到了。在第六季最后一集里她登上了王座,她没有一句台词,在她的剧本上,导演是这么给她写的:

瑟曦,君临女王,邀请你们前来去你们妈的。

Cersei, Queen of Kingslanding, invites you all to fuck yoursel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