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奇遇里,什么也没发生

链接: http://www.weixinyidu.com/n_3658294
来源:电影迷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彩色的《红色沙漠》里被安东尼奥尼的现代工业美感,和视觉冲击感十足的色彩所折服,引用《电影手册》的原话应该最为贴切,“电影世界才算有了真正的彩色电影。”
 
但在黑白的《奇遇》里,色彩的缺失给影迷更多的想象空间,在疏离的镜头中去想象每一片浪花、每一件裙裳、每一头秀发是属于什么颜色。今早传来戛纳电影节上《私人采购员》放映完后嘘声一片的电影,想起1960年戛纳上那片吹嘘,如今却成为影史最重要的一笔。今天,就一起来一场与安东尼奥尼有关的《奇遇》吧。
 
 
第6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以《奇遇》的一张剧照为蓝本,制作了本届电影节的宣传海报,图片中28岁的莫妮卡曼妙的身姿,临门张望,世界的目光全在她门外的奇遇。
 
对于安东尼奥尼与影片女主莫妮卡,第13届戛纳电影节无疑也是一场奇遇。在谩骂声中获得评审团大奖,他们两次喜极而泣。影片的成功让这对银幕搭档扬名影坛,获得了国际性的声誉。
 
 
 
影片的开始,以一场不愉快的对话毫无章法的揭开电影的序幕。在父亲的眼中,这是一个为了男人弃自己而去的女儿,在女儿的心中,早已习惯的孤独放弃的是自己与周遭世界的联系。
 
安娜是整部影片中最先洞悉孤独与熟悉并极力想摆脱现状的人,以她开头却没有以她告终。在以为她是主角的时候,她神秘的消失了。
 
 
 
与一个多月未见的男友相聚,没有喜悦,取而代之的是焦虑。他们在家里短暂温存,用身体交流,表达她的不安。出海后,投入海底也没浇灭她的焦躁,于是有了“鲨鱼”的出现。
 
显然“鲨鱼”真实的鲨鱼是不存在,暗喻安娜的情感面临极大危险,她的不安与周遭格格不入,在无效的沟通中再次证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沟通障碍是无解的,看似电影叙事中心的人物消失。
 
 
 

在孤岛上开展搜索,带有希区柯克式的侦探片的样式,而观众也在搜索下一个叙事中心。
 
按照旧有的逻辑,安娜的去向应该就是整部影片叙事的结点,也应该是影片情节发展的最主要的推动力。不按套路出牌的安东尼奥尼,成功地让观众感受到无形的焦虑和压迫感。
 
 
 
在搜索中,男友桑德罗在搜索中迅速爱上安娜的友人克劳迪娅,几经暧昧后安娜成为他们心中的“鲨鱼”,是否要为一个不存在的人放弃欲望成了他们道德上的挣扎。此时的安娜,作为故事不存在的人物,一直参与着叙事,推动者克劳迪娅和桑德罗继续前进。
 
反传统反情节的叙事方式,是《奇遇》在现代电影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原因之一。完全打破了传统叙事的框架,却与艺术电影的叙事模式不谋而合。
 
叙事手法不是为了炫技,终归是要为电影本身服务。反传统叙事方式所呈现出影片破碎的故事和焦虑的情绪才是影片成功的原因。
 
 
 
克劳迪娅与安娜不同,她会一次次对毫无意义的问题发问。在安东尼奥尼的“现代爱情”三部曲中,喜欢与爱都太容易,心中藏着鲨鱼时借助外力一次次肯定虚无的爱情。最后在大厅看到桑德罗与妓女交织在一起告终。
 
 
 

桑德罗与这个妓女之间为数不多的眼神交流,且无过多交代,只是通过克劳迪娅焦虑寻找中给予观众充分想象,情节上也是非常“意外”的,而手法上的留白放大人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丰富表达人物心理的语言。
 
电影的其他情节也贯穿着这种留白。安娜的消失,整部影片没有在做交代,这是一个巨大的“留白”。电影的结束,桑德罗追逐着哭泣的克劳迪娅,镜头遥远的观看这两人的哭泣,而关于遭受背叛的爱情何去何从,电影截然而止。
 
 
 
影片中多次出现窗户或者门的镜头,留给观众的是一个背景和看不全的外面的世界,窗子与门是空间的延伸,面对未知的世界,一次次的打开与世界相接的门,最后其实什么也不会发生,孤独与疏离是每个人不可摆脱的常态。
 
导演看似不经心的每个镜头都隐含心机,门与窗以及背景同样也是每一个观众的姿态。
 
 
 
每个导演都有自己喜欢的演员类型,比如费里尼最适合拍玛茜娜、戈达尔镜头里的碧姬•芭铎最迷人,而莫妮卡则是安东尼奥尼最佳缪斯。
 
在《奇遇》之前,安东尼奥尼是一个为拍电影四处筹钱的小导演,莫妮卡•维蒂是一个混迹于舞台和低成本电影的女演员。拍摄期间的资金短缺,食物短缺,他们一起做了一场什么都没发生的奇遇,或是春梦了无痕。
 
 
 
什么都没发生,伙计;只是一大群人无处可去。”马克•弗雷切特,安东尼奥尼的演员之一,曾如此描述他的电影。
 
《奇遇》标志着意大利现代派电影的逐渐成熟,更彰显着安东尼奥尼迷人的电影美学。在这场电影奇遇中,我们都在寻找刺激寻找短暂的激情,一直追求也一直在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