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钱,她们可以“拼”到什么程度?

近日女学生裸条新闻被推上了舆论的顶点,一堆营销号都洋洋洒洒写下爆文来抨击、谩骂这些女学生的不是,我们先不要一味去骂谁对谁错,我们应该静下来思考一下,究竟又是什么将女学生推向了这样的深渊?某手机软件开发出“圈子”的功能来纵容女学生“卖身贷款”的行为是出于什么居心?

 

 

从什么时候开始,社会上开始兴起了这样的一股风气——女学生成为了贬义词,女学生向现实屈尊,开始把自己当作是“商品”一般来贩卖了?

 

“裸条借贷”就是贷款人拿自己的裸照和裸露身体的视频做抵押,向别人借贷。

 

 

使用互联网借贷平台的用户多以女学生为主,年龄段集中于17岁到23岁,其共性是缺乏固定的收入来源。债主要求借款女孩提供手持身份证的正面裸照,并威胁在逾期不能还钱时将裸照传给她们的父母。

 

 

此时,可能你就会提出一个疑惑了:居然不向自己的父母伸出援手,反而利用自己向这些不法分子贷款,这分明就是她们自己的问题啊。

 

的确,我们从小都被教育“有事找父母”“有事找警察”,但是如今的社会风气如同一条无形的绳索,不断地勒紧着她们的喉舌

 

 

我相信,你一定在朋友圈或者微博上或多或少地看到这样一段文字:小时候,我们总骗父母说我们没钱,现在长大了我们都骗父母说我们很有钱。

 

是啊,鸡汤总是会很容易被干下去,难道父母宁愿出卖女儿也不愿意给多一点零花钱?(此时我们并不考虑一些极端的案例)难道父母省吃俭用给你的零花钱,钱不够花了就去“裸贷”这样的行为就是孝顺?

 

这个误会真大了。

 

但是不要以为把自己当作“商品”贷款、给别人快活这种行为只有在国内才有,这还只是“冰山一角”罢了,在日本的女学生们,有一种更为“快捷”(此处为贬义)的方式来获得收入——援·交。

 

今天我想用这部20分钟不到的纪录片——《日本待售女学生》,来一次“体验式教育”。

 

 

美国Vice的记者Simon Ostrovsky来到日本东京,调查和“体验”了日本的少女援交产业,拍摄了这部纪录片。

 

在日本,迷恋JK(Jyoshikou Kousei,意为女高中生)已经成为一门生意。可以购买的商品包括漫画、音乐等各种周边,甚至也包括这些少女本身。男性可以花一点钱,跟这些女生聊谈、吃饭,以及散步。

 

 

而所谓的“JK散步”不过是皮条客经营下的嫖宿未成年产业的幌子罢了。

 

她们是很清楚这些伤害是双方的——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显然,这就是“道理我都懂,但我做不到”的硬伤。

 

 

“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她说。“客人的要求也越来越刁钻。”

 

她从来不刻意打扮,因为客户喜欢年轻女孩子。她穿着格子裙和长筒袜去“约会”,而这是她学校的制服。

 

 

“女学生”这个代名词,在日本的这种情况下,说得好听点,就叫做“文化”,说难听点已经是“病入膏肓”了,她们并不把这个视作不好的事情,反而认为这个叫做“商机”

 

 

她们会自己组成一个乐队,每天晚上都会在一间酒吧里演出,她们的歌并不知名,但是台下的这群“男粉丝”,可以每一句都跟着唱,朗朗上口。

 

“这支乐队无论如何算不上出名,”他说。只有铁杆粉丝才知道她们的存在。

 

自少女文化从1990年代开始兴盛后,男性寻求年轻女孩的陪伴已经越来越普遍。

 

 

记者Simon表示,“要叫停很难。日本是发达国家中最为歧视女性的国家之一,在这里我不想做一个女人。”

 

这个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于,日本否认其经济衰退并提供极少的社会福利。青少年无处可去,为了生存最终只能沦落风尘。贫富悬殊极大,权力的集中与分层,都将现实暴露得彻彻底底。

 

而出于这个国家的“耻”文化,“女学生”宁可秘而不宣,而不是向家人和朋友寻求帮助。

 

 

说到底,我们不应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批判这些贷款或者性交易的女学生们,而是向她们伸出援手,在她们孤立无援的时候,少一些纵容,多一些帮助。

 

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首先也请尊重自己。

 

想看的可以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