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靡北美的“中国菜(伪)”如何走上菜生巅峰

民以食为天

中国人对“吃”的推崇早已深入骨髓

那是我们一生所追求的信仰

“吃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是为了吃”


广式早茶·虾饺

这种难以放下的“吃货”情结

即使远渡重洋也无法割舍

所幸,即使是在地域辽阔的美帝

我们依然能够顺利地找到中国餐馆

在北美,中餐馆是谜一样的存在

以一种不可抵挡的姿态遍地开花

火热而又矜持,神秘而又透明

凭借其独特的魅力,招徕大量洋食客

昏暗的红色灯光

檐牙高啄的店门装饰

木质的桌椅和高挂的宫灯

还有菜单上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菜名

和大天朝餐馆的打开方式完全不同

一定是我找餐馆的姿势不对,呵呵

本文又名

#改良版中国菜加了五毛特效光环#

#中国菜(伪)的北美心酸上位史#

 

1
左宗棠鸡
 

左宗棠鸡,又名左公鸡

来,跟我好好断句

是左公 鸡,不是左 公鸡


左宗棠鸡/Governor Tso's Chicken

 

作为一道风靡全美的热门中国菜

对于老美来说

没有什么是一盘左公鸡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那就再来一盘

 

每当你吃下一口左公鸡时

吞进肚子里的不仅仅是鸡肉

还有来自中国传承多年的历史文化

凝聚了一代名臣左宗棠的忠肝义胆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个谎言

就好像老婆饼里没有老婆

鱼香肉丝没有鱼一样

左宗棠鸡跟左宗棠没有一毛钱关系

这道名菜在70年代由彭长贵初创并命名

那个时候距离左大人作古已经快90年了

这真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故事

 


然而,左宗棠鸡的地位

并未因其身世之谜受到影响

作为“美国全年第四大最受欢迎的菜”

“美国民众圣诞节最爱点的中国菜”

它和“天津饭”始终是中国菜(伪)界

北乔峰南慕容一般的存在

让凡菜俗饭难望其项背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它的高起点

作为鸡中名菜,它的第一次亮相

就是在招待蒋经国的彭园餐桌

而它进军美国餐饮界的第一块跳板

就是时任美国国务卿基辛格

 

不是所有的鸡都能成为左宗棠鸡

这条走红之路不可复制

因为开挂的菜生没有规律可循

 

 

2
李鸿章杂碎
 

李鸿章杂碎并不是一句骂人的话

想歪了的朋友请自觉面壁

“杂碎”来自广东话,本意是指混炒的食物

猪肉丝、牛肉丝、鸡肉丝

芹菜丝、青椒丝、洋葱丝

丝丝相扣,最终形成了一道名菜

 


李鸿章杂碎/Chop Suey

 

不同于左宗棠鸡那个

假借名人名气的标题党

李鸿章杂碎可是货真价实的“蹭热度”

嗯……好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1879年,炒杂碎就已经进军美国餐饮界

不过距离一代名菜尚有一步之遥

直到1896年,李鸿章访美

这道内敛低调默默无闻的中国菜(伪)

成功地通过捆绑式广告营销蹭热度

踏上了“菜生”的进阶之路

 


 

如今,李鸿章杂碎成功进军美国主流文化

不仅辛克莱·刘易斯的小说中被反复提起

就连爱德华·霍普的油画中也占据一席之地

它也终于摆脱“李鸿章”知名的负累

以“杂碎”(Chop Suey)的本名行走江湖

成功地将过去穿上的衣服脱下

炒作上位界的经典案例

 

 

3
幸运饼干
 

“幸运饼干”,这个名字

其实很难让人将它与中国菜联系起来

然而在老美的眼里

这就是一道地道的“中国菜(伪)”

 


幸运饼干/Fortune Cookies

 

中国人很注重感觉这种玄妙的东西

幸运饼干”一旦换个名称

接受度就会biu biu biu的上升

比如:签语饼

 

不同于左宗棠鸡、李鸿章杂碎

这种蹭热度上位的妖艳贱货

“幸运饼干”是凭借自身人格魅力成名

在自己的身体里埋入幸运纸条

能吃能玩还自带神秘的预言光环

为了上位走红,也是蛮拼的

 

而且幸运饼干不是普通的饼干

它是一个有野心的饼干

活跃在北美时,它是甜香的薄脆饼

走进印度市场,它就变身黄油风味

以退为进,以柔克刚

真真是使得一手好兵法

 

 

如今,幸运饼干已经走出餐馆

进军零售界,在江湖上留下各种传说

它曾经预言2004年巴西彩票中奖号码

还拥有让人灵魂交换的神奇魔力

——电影《辣妈辣妹》情节

 

当然更多时候,它会煲一碗鸡汤

治愈你的心伤——

 

幸运饼干的上位,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小清新的打开方式能提升逼格

保持神秘能让你更具魅力

 

总结:上位需要特殊的装逼技巧